關燈
護眼
10 桃木天師
上一章 書架 目錄 存書籤 下一章
    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把女兒當做了籌碼,投入了這場賭局”,吳悠悠說,“他雖然不知道我,可他知道咱爸,聽大爺說我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咱爸都厲害,他就心虛了。他當時想走,但又不能走,因爲那桃木劍他也碰過,如果今天不賣給趙大爺,那鎮魘就得他來承受,照樣得家破人亡。所以情急之下,他就閃出了那個念頭,撮合蔡楠和趙添。他主動對大爺提出,把女兒喊來,讓倆孩子相個親,要是有緣,兩家親上加親,那不是更好麼?大爺一聽就樂了,然後就答應了,蔡久生馬上打了電話,蔡楠就過來了。”

    唐寧還是理解不了,“安排相親,就不用怕你拆穿他了麼?”

    “所以說他是在賭”,吳悠悠說,“如果趙添看上了蔡楠,那我就是看出來了,還能當衆揭穿他麼?退一步講,就算我揭穿他了,他還有後招,他可以裝糊塗,把這事推到他身後那位老道的身上,那時看在蔡楠的面子上,我們也就只能裝糊塗了,不但不能追究他,反過來,還得幫他破解反噬……”

    吳小魚玩味的一笑,“這老東西可真是個人精,他算是把人情世故這一套,玩的透透的了……”

    唐寧理解了,“原來是這樣……”

    她想了想,接着問道,“他背後有個老道?”

    “對”,吳悠悠說,“這個老道有一百多歲了,不久前剛從海外回來,去龍虎山旅遊,遇上了蔡久生。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蔡久生覺得他是高人,就拜他做了師父,將他帶回了上京,安置在了郊區的一座別墅中。這老道確實也是高手,精通法術和鎮魘之術。蔡久生對他說,自己這些年生意做得也算可以,在上京古玩界,也算有一號了。但是他有個心病,就是趙大爺,他說這些年來,趙大爺仗着自己有風水大師相助,運氣好的不行,始終壓他一頭,他咽不下這口氣,卻也無可奈何。”

    “這江湖上的道人,說起來與世無爭,但往往爭心最重,他們可以不在乎別人比他有錢,有名,可就是聽不得有人說某個人有多麼多麼厲害。所以老道一聽這話,頓時就來勁了。他對蔡久生說,沒事,不就是吳崢麼?我知道那小子,你們傳的他多厲害,其實沒什麼太大的本事,他爺爺吳念生,當年曾想拜我爲師,被我拒絕了。五十多年了,我一直在國外修煉,不在炎夏,這才令豎子成名,要是貧道我沒出國,哪輪得着那小子名震天下?”

    吳小魚冷笑,“老東西,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她站起來,“我去抽他十個大嘴巴!”

    唐寧起身拉住她,“小魚……”

    “你坐下”,吳悠悠說,“跟這種人,計較什麼?你去抽他,纔是給他臉了。”

    “悠悠說的對”,唐寧也說,“這種人走江湖,靠的就是貶低別人,造勢擡高自己。吳家是風水世家,像他這樣靠編排吳家混飯喫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是吳家的小姐,你去打他,那就真的是給他臉了。”

    見唐寧也這麼說,吳小魚這纔算了。

    她重新坐下,喝了口茶,示意吳悠悠接着說。

    吳悠悠也喝了口茶,放下杯子,“說完了。”

    “那這個鎮魘,是什麼名堂?”,唐寧問。

    “這不是一把普通的桃木劍,它確實出自龍虎山,確實曾經是張天師使用過的,但,絕不是祖天師練養的”,吳悠悠說,“老道的太師爺,是龍虎山弟子,這把劍,是那老頭當年從龍虎山偷出來的。爲了幫蔡久生,老道用他的血重新煉養了這桃木劍,併爲此專門煉製了一尊桃木天師……”

    “桃木天師?”,唐寧不解。

    吳悠悠點頭,“桃木天師就是用百年以上的桃木雕刻成人形,然後以事主的左手指心血塗抹其五官,天靈,下雙竅,然後取百年以上的枯骨燒成灰,以血和成血泥,塗在人形之上,覆蓋以所害之人的性命和生辰八字,埋入地下,以密法煉養七七四十九天即成。這是一種很厲害的邪物,使用鎮魘的時候,若用上這桃木天師,威力至少會增強數倍。用這桃木天師佈置的鎮魘,基本上,也就沒人可以破解了……”

    “這老東西還真是狠毒”,吳小魚不屑,“這幸虧是趙大爺,要是換了別人,還真就不好說了。”

    唐寧看她一眼,點了點頭,略一沉思,問吳悠悠,“那這鎮魘,要怎麼破解?”


目錄 存書籤 上一章 下一章
隨便看看: 這個江湖有點皮羔羊之歌從相親開始重生絕世戰仙盛夏清風不如你情深總在離婚後娛樂之賤者無敵三十之妻滿級大佬虐渣史捏捏反派小肉墊我的穿越編年史我要做皇帝將軍夫人不好惹網遊之美德騎士鬥破之最強大反派驚!他人都能聽見我心聲全蟲族都是我老婆粉考古成真:瘋了吧,還說遊戲編的夫君位列名臣前我用泡麪征服多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