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0章 溺于永恒上半·举觞共贺(一)(第1/4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啊,昨晚的彗星真美啊。”

    “是啊,不过为什么我没有占出来昨晚会有彗星呢,不然就可以提前等着它了……”

    我走在玉衡院里,碰见两个本院的阴阳师结伴走着,她们一定是与我同一届的,不然肯定早就脸色焦黄、脸上挂着黑眼圈了。我看着她们朝这边走来的身影,稍微有些在意她们聊的话题。

    “据说这次彗星就连神祇官大人都没占出来哦。”

    “诶?不会是要有什么灾厄降临吧,我听说上一次有这样漂亮的彗星时,酒吞童子带领众妖怪在平安京进行了一次百鬼夜行,吃掉了好多人,好可怕。”

    “那个,不好意思。”等到我即将与她们两个擦肩而过时,我忽然张开口,站在原地,却不知道该问什么。思索良久,我又摆出了一副十分和善的笑容,“我是来见伊藤大人的,请问应该怎么走?”

    ——

    “你知道吗,”悠枚将下人打发走,慢慢悠悠地将热茶推到我面前来,“也许昨晚的彗星预示着什么呢。”

    “是……那样吗。”虽然我来找他的时候有那两个热情的小姑娘指路,但我还是没有找到悠枚,直到他的下人看见了我,才将我带到了这间房间——这间存在于玉衡院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的悠枚的房间。

    今天一早他派下人去茶屋找我,和我约了个时间叫我去找他,我也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又不敢不听他的,便乖乖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这里。只不过,偏偏那个下人还有别的事,也没办法亲自带我去,不然我也不会迷路。

    总之,出于各种原因,他自身古怪的性格也好,他的疏漏导致我迷路也好,我对这个悠枚没有一点好感,却又不好发作,只能继续用良好的态度尽量与他心平气和地说话。

    悠枚撑着脑袋,看向帘外:“我听师父说过,上一次彗星出现时,出现了异常恐怖的百鬼夜行。这次不知道又会有什么灾异呢。南止,你之前,在玉衡院待过一阵子吧。”

    他说的应该是之前凶兆降临平安京的事吧,我也是在那时候遇见鸦羌丸的。我点点头。

    不过说实在话,尽管悠枚看起来只是个小孩子,但他神祇官的身份时刻提醒着我他与我同龄,因此,我有些反感他称呼我的名字。如果说是称呼名字的话,和我同龄的男生中,义可以,北桥前辈也可以,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出其他什么人了。

    “你有些不耐烦我对吧。”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不不,绝对没有!”尽管有些心虚,但我还是拿出了对待神祇官和陌生人应有的态度。

    尽管他心知肚明,但他还是冷冷地问道:“那么我接下来说的话,你愿意听吗?”

    “是的,请您说吧。”

    “还是那个要求。你,能够让我的彼界者取代我吗?”

    我愣住了,同时手中的杯也因为我的震惊而晃动了一下。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我们这些人,都在因为害怕被彼界者取代而不停地和那些家伙对抗,而现在这个悠枚居然主动想要被取代……

    “不不,您在说什么呢,如果被取代了,您就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啊,甚至连意识都不复存在了。”

    “真的吗?”他歪了歪头。

    “说的就是啊,是这么回事!”

    “那不是好事吗?”

    “是这么回……不是这么回事啊!这算哪门子好事啊!”

    看着我几近崩溃的样子,悠枚显然无法理解,又大又漂亮的眸子里充满了好奇。

    我用了好半天,把我所理解和知道的一切全部给悠枚讲了,希望他能够理解我的意思,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没事总想着跑去找彼界者。但是没想到的是,在我说完之后,他却露出的向往的神情。

    「真好啊……」

    哪里好了啊,你这个大傻瓜。

    我心里忍不住地吐槽,却看见悠枚呆呆的脸上显现出失落的神情:“因为,我,我讨厌我自己,如果能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话,我真的……很开心。”

    我瞬间像一只球蔫掉了一样,火气一下子全被浇没了,脑子里飞速地回忆我刚才说过的所有话,生怕有哪一句说得不得体,让他难过。

    “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恨不得赶紧扇我自己两嘴巴,我刚才没有控制好情绪,语气有点太冲了。

    悠枚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而且,你比别人要好多了。”

    他说着,低头用手指戳茶杯。

    “我听师父说过,你的父亲是那位梓原呈一郎大人,他很爱他的家,也很爱他的家人。但是,我爸爸和你爸爸不一样,他是个人渣,有他在的时候,家就是噩梦……”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很抱歉……”

    “早就已经过去了,没关系。那个时候,爸爸经常晚上回来,看到了我或者妈妈,就会动手打我们两个,有时候妈妈甚至会被他打得只能在床上躺着。然后,有一天我趁爸爸不在,去问妈妈,为什么不离开这种家伙,但是她却说……”

    「那是你的父亲,小悠,不许这样说你的父亲。」

    我感到有些难受,想起我自己的父母来,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六花姐姐和斋录先生……也许和悠枚比起来,我真的很幸福。

    “有时候,爸爸一回来,妈妈就会带我躲到邻居家里,然后爸爸就会去砸邻居家的门。后来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叫作左为的阴阳师,他对我说,「为什么不把那个人渣给杀掉呢」,我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我听了他的话,杀了父亲。然而,当我兴奋地找到妈妈时,她却打了我一巴掌,骂我是个不孝子,说我这种弑父的混蛋就应该去死。不久之后,母亲也自杀了,左为带着我的师父清乐去看,师父就收了我做她的学生。”

    悠枚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讲其他人的故事一样。

    “对不起。”

    不久,我才这么说道。

    “为什么要道歉?”

    不论是出于礼节,还是对我刚才不当态度的愧疚,我都需要道歉。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有过这么一个人,问我为什么要道歉,而我当时似乎回答的是……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如果不道歉的话,我这个人就太烂了。”

    悠枚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一下,忽然又敛起笑容,恢复了平日里呆愣愣、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对了,这次叫你来,其实是有要紧事的。”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
随便看看: 睥睨天下渔色大宋黑巫师崛起NBA最强主教城市的逃亡者穿越斗破逛武动无限黑光穿梭娇妻归来:总裁穷追不舍灵气世界之登仙路慕枫夏冰璇文娱:巨星养成手册重生八零:娇气美人甜如蜜一品毒妃苏子余满级游戏宅在兽世惹桃花没钱上大学只好去赶尸了重生八零:锦鲤致富路连叶沈敬和玛丽苏文大佬谈恋爱黯与烨让你参加校庆晚会,你成了新生代歌王?今天也是非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