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十四章(取消婚礼(一更)...)(第1/2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洛雨没料到缺心眼先下车打人,在屏幕上戳了两下才关掉视频,手机塞包里,开了门就冲过去。车门都没关。

    趁崔芃惊慌失措,洛雨一把薅住她头发将人扯过来,对着崔芃的脸一巴掌扇下去,不解气,反手又是一个耳光,“你他妈恶心了我半年!没见过你这么贱的!跟裴时霄绝配!”

    崔芃被打懵,头发被扯掉一缕,推搡时脖子也被洛雨抓破。

    洛雨的理智还在,顾不上收拾崔芃,跑去拦洛辛,她担心洛辛下手没轻重,万一把裴时霄打残,裴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还会连累堂姐。

    “洛辛!”

    她从身后一把抱住他,“别打了,差不多就行,为这种人进去不值!”

    洛辛两眼通红,还要再打,被妹妹死死抱着。

    怕不小心伤到妹妹,他慢慢冷静下来。

    裴时霄擦擦嘴角的血丝,始终没还手,平复片刻,偏头看向车旁的崔芃。

    崔芃正直直瞅着他,眼泪唰唰往下滑,说不尽的委屈。

    几人沉默。

    包里的手机振动,洛雨松开洛辛,拿出一看,是堂姐的电话。

    她深呼吸,接通电话,“姐。”

    洛琪听到了之前那条语音,里面夹杂着洛辛的声音,感觉不对,心里莫名发慌,“你和洛辛去找裴时霄了?他怎么了?雨宝,说实话。”

    “姐,没打算瞒你。我和洛辛来堵裴时霄,洛辛把他打了。”洛雨鼻子一酸,“姐,对不起。我把你幸福毁了。”

    堵人,打人。

    这样的字眼过于敏感。

    想到洛雨这段时间各种古古怪怪的问题,再笨,洛琪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洛雨那个所谓的大学同学的男朋友出轨,其实就是裴时霄出轨。

    拿着手机的手颤了颤。

    心脏像被人猛烈撕扯着。

    她努力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还算冷静,“雨宝,没事,跟你没关系,是他自己毁了这段感情,洛辛打得好。你早就知道了?申请去北京常驻项目,就是为了陪我是不是?”

    洛雨哽咽,什么都说不出。

    “雨宝,把手机给裴时霄,让他接电话。”

    洛雨往前几步,愤恨剜着裴时霄,咬牙切齿:“我姐找你!”

    裴时霄差点没握住手机,像有千斤重。

    电话里沉默了一两分钟。

    他没等到质问,没等到控诉,半句都没有。

    “是我对自己太自信。我以为你这几个月疏远我,对我忽冷忽热,是因为你家里始终不满意我,你开始动摇。”

    原来不是。

    “十年...裴时霄,我们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裴时霄心如刀绞,“琪,别哭,我这就去找你,给你赔罪。”

    “没必要。该打的洛辛替我打了,我们到此为止。”洛琪挂电话。

    挂了电话,突然间眼泪毫无征兆掉下来。

    明知不值得哭,可就是控制不住往下流,稍微呼吸一下,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疼。

    用了半包纸巾,终于擦干。

    顺了顺气,洛琪清空裴时霄的对话框,即使这段时间有了矛盾,她也只删掉当天的消息,过去那些对话一条没舍得删。

    现在住的公寓,还有订婚时收到的贵重礼物,都要还给他,联系方式暂时得留着,她取消聊天置顶。

    洛琪站在办公室窗边,太阳落下去,漫天粉紫色晚霞,温柔又治愈。

    而她两眼空洞,不知道在看什么。

    洛雨担心她,发消息过来:【姐,你想哭就哭出来。不丢人。你还有我啊,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爱你。】

    洛琪拍了两张晚霞照,分享给洛雨,【没事。在公司加班。】

    担心堂妹内疚自责,她反过来安慰堂妹:【你今天不去堵他,我跟他也走不远。其实我们已经出问题了,就等着他回来摊开说。不过是提前两三天,没区别。】

    【姐,你打算怎么跟二伯二伯母说?】

    洛琪没想好怎么向父母开口,现在大脑混乱。

    再抬头,天渐黑,晚霞隐没。

    【雨宝,帮个忙。到网上帮我看看房子,干净就行,房租别太高,偏一点没关系。最好这两天就能搬过去。】

    洛琪坐回办公桌前,找出苏城婚宴酒店杨秘书的电话打过去。

    杨秘书听说洛琪要取消婚宴,怔住,连忙把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确定是洛琪的号码。

    如果是其他顾客,取消就取消,走个流程的事,但洛琪的婚宴事关裴家,她不敢大意。

    “洛小姐,冒昧问一下,是婚期改动,还是要定在我们其他酒店?我给您安排妥善。”

    “婚礼取消了。”

    “......”

    杨秘书对洛琪印象深刻,漂亮高冷,声音好听。五月底过来订了婚宴,短短四个月,这场让苏城众多名媛羡慕的婚礼,居然黄了。

    裴家不同意?

    不应该呀。

    若是不同意,就不会找到赵董安排婚宴酒店。

    “洛小姐,这样吧,婚宴厅我再给您预留两周,两周后,您如果不打电话给我,到时自动取消。”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一会发条消息给你,会说明是我本人取消的婚宴,方便你那边走流程。”

    再次道谢,洛琪切断通话。

    编辑好短信内容,最后又表达了歉意和谢意。

    消息发出去,她和裴时霄的这几年,彻底画上句号。

    婚礼取消,用不了多久,父母就会从裴时霄家那边知道。

    从别人口中得知,不如她亲口说。

    内疚中,洛琪拨了母亲的电话。

    “下班啦?”

    母亲愉悦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妈,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你说。”

    原来说出口那么难,一旦说出来,父母的喜悦落空,又要被家里亲戚看一次笑话,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承受得住。

    “妈,我跟裴时霄分了,他有别人。我取消了婚礼。对不起。让你和爸爸失望了。”

    “妈?”

    “妈,你说句话。”

    不是姜宜方不想说,“砰!”一声,没拿住手机,掉在瓷砖上,屏幕四分五裂,摔关机。

    洛琪再打过去,无法接通。

    很快,父亲告诉她:【你妈妈的手机不小心摔坏了。】

    洛致丘顾不上女儿,家里彻底炸锅。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
随便看看: 一剑飞仙天庭地府红包群安素东沐灵烟养鬼人苏漠林清漪袁大同黄白楼乡村夜话之短篇妖管局我的乃木坂之梦大明从揍了武宗开始齐飞楚玉儿东山郡来了个小姐姐小白牧师很有奶万古至尊全星盟都知道她人设崩了笨蛋炮灰真的很想逆袭枪酒天下农门医妃种田养崽虐渣渣修仙女配剧情结束后翻盘了龙腾四海项坚五年后,三宝带她炸了大佬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