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章 年入千万也需要重生?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墙上泛黄的报纸,屋外的早间新闻声,还有厨房里传来的饭香。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张晨睁开了双眼,还没醒过神来,屋门被打开了。

    “儿子,不管考多少分,咱也得吃饭啊。我跟你爸商量,等把今年的果子卖了,给你凑一个复读的钱还是有的。”

    一个身着朴素的中年女子坐在床边,柔声说道。

    一向成绩稳居班里第一的儿子,高考发挥严重失常。

    昨天分数出来以后,班主任说上个普通一本还是可以的。

    在农村里,能出来一个本科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更何况还是一本。

    不过儿子执拗的要复读,作为母亲,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支持。

    “妈,你……”张晨使劲拍了拍脑袋,“头好疼。”

    眼前的场景熟悉又陌生,尘封的记忆如洪水一般涌进脑海。

    2006年,第一次高考发挥失常。

    复读一年后,由于紧张过度,第二年的分数考得更低,最终选择了一所远离家乡的二本大学,

    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创业,如今已经是县城里年入千万的风云人物,怎么也想不到重生这件事砸到了自己脑袋上。

    “儿子,去洗把脸就好了,我跟你爸还要去果园一趟。”

    陈秀娥把换洗的衣服放下,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

    “这一定是在做梦。”

    张晨对着镜子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

    很疼,火辣辣的疼,这的确不是在做梦。

    “艹!生意刚有了点起色,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让我重头再来了?”

    拿下了一整栋创业大厦的十年租期合同,即将开启由年入千万到年入过亿的史诗级迈步,命运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脸上。

    我不服啊,睡觉前我还在面试各色各样的女秘书,睡醒后就是十七岁纯情男高中生了?

    也不对,是准男大学生。

    洗脸的时候张晨故意把头埋进水里,企图用窒息的方法让自己醒来。

    “咳咳咳!不试了不试了,差点呛死我。”

    早饭很简单,从村头买来的油条,还有自己家熬的粥。

    父亲张国庆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以为儿子能考上大学就光宗耀祖了,但是儿子昨天嚎啕大哭还是吓坏了他。

    “我找你三大爷打听了一下复读的学校,学费还不贵。而且今年咱们家果子收成挺好的,你也别担心钱的事。”

    父亲的宽慰像一丝暖流划过张晨的心头。

    “我决定不复读了。”

    重生回来以后,张晨并没有继承十年后的记忆,也就是说,他早就把高中的知识忘得一干二净了。

    最主要的是他当初复读了一年,直接一本变二本,这次再来一次,本升专也不是没可能。

    “行,这事我跟你妈都听你的。”张国庆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

    毕竟儿子考上了大学,张国庆准备好好庆祝一番,最好把亲戚邻居什么的都叫来。

    “小晨,我跟你妈去果园了,你愿意出去玩就出去,记得把门插上就行。”

    “爸,我反正放假没事了,不如去果园帮你们打个下手。”

    张国庆脸上闪过一丝欣慰,不得不说孩子已经长大了。

    张晨逐渐接受了重生的现实,如果放弃千万的财产重新回到十八岁,他还是很乐意的。

    倒不是说他对钱没有太大的执念,而是当初赤手空拳都能闯出一片天地,现在带着前世的记忆,怎么也不会混的太差。

    08年奥运会以后,种花家的经济迎来了跳跃式增长,处在时代的风口上,只要抓住机遇,哪怕是养猪都能起飞。

    在张晨看来,学历无非是一个敲门砖。

    当初自己坚持复读无非是憋着一股气,你要是问他去好大学为了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到了六七月份,村子的后山上到处弥漫着桃香。

    成熟后的桃子外观格外粉嫩,张晨哪怕从小吃到大,都吃不腻那个香甜的味道。

    “我就说小晨这小子行,等到升学宴的时候,你老张可得多准备几瓶好酒。”

    “一定一定,大家只要来,好酒好菜管够。”

    “小晨啊,咱们村可是几年不出一个大学生,你可得好好学习,给大爷争光啊。”

    “隔壁村的老刘家的孩子去年考了个大学,可把他们刘家村牛坏了,今年咱们村也因为小晨能风光一回了。”

    “小晨,咱好好学习,争取走出去,离开咱们这个山沟沟,到时候把你爹娘都带走。”

    村子里的人都很朴素,这也是张晨长大以后经常回来的原因。

    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在果园里忙,张晨不管去哪个邻居家都能吃到午饭。

    一路上,张晨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祝贺,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

    当初张晨复读失败远离家乡去上学,也有逃避的成分,他总觉得愧对这些真诚对他的叔叔大爷们。

    等到赚了钱,荣归故里的时候,张晨自己出资修建了村里的水泥路,从此再也没有下完雨以后,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了。

    来到果园,已经有大半树上的果子熟透了,香甜的气味格外诱人。

    看样子是过了第一批桃子采摘的日子,可是树上没有任何桃子被采摘的痕迹。

    “爸,这些果子再不采摘就要熟透了。”

    “把那些熟透的都摘下来吧,其他的再等等。”

    张国庆从兜里掏出两块五一盒的烟,叹了一口气把烟点上了。

    儿子考上大学的喜悦在这一刻不见了,脸上挂起了愁容。

    “收果子的最近就来了两辆车,现在市场上都流行南方桃子,咱们这些桃子不好卖啊。”

    陈秀娥解释了一番。

    “害,给孩子说这个干嘛。小晨啊,你要是累了就去休息,我跟你妈干就成。”

    物流的快速发展,导致了北方的水果市场遭受到了严重冲击。

    不管什么水果,只要打上南方产地的嘘头,即便价格高出一倍,也能引来北方市场的抢购。

    张国庆抽完一支烟以后,开始把一些熟透的果子采摘下来,如果卖不出去,送给亲戚什么的也比烂掉好。

    他甚至做足了打算,不行的话就把第二批水果拿到县城里去卖,能卖出去一点是一点。

    但这样做的话无疑是杯水车薪,不说全村囤积的水果,单单他们自家的果园每年就能产出近万斤的水果。

    要是不卖给批发商,只靠自己去大街上卖,不知道要卖上多久。

    “爸,咱们村里谁家有电脑啊?”

    “咱们村没有,王庙的你王三叔给他闺女买了一台。”

    在上大学之前,张晨一直生活在农村,村里能有电脑的人家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自己家直到大学毕业才买了第一台电脑。

    那时候的张晨已经对电脑得心应手了,大学时光每天都和舍友沉迷于网吧,直到四年的时光悄然而逝,生活的担子落在了肩膀上。

    不甘心在大城市做社畜的张晨选择回到小县城,并且迅速找准创业的方向。

    一开始的在车库辅导四名学生,其中还有一个学生是他表弟。

    辅导机构名声不断地打响,经过五年的发展,暑假报名学生已经达到了两千名,可以说垄断了一半县城教育机构的市场。

    张晨的辅导班定位是小学和初中,如果转型后开通高中市场,那么收入肯定会提升更高的档次。

    可惜老天并没有给他转型的机会,直接把他送回十几年前了。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
随便看看: 南极底下有什么娇术墨先生,你老婆又跑了!极道大胃王次元裂缝的尽头我等着你万界当铺系统麻雀变身,贪欢总裁不淡定完美恋人,首席已过期绝世帝神叶云辰萧第一赘婿林羽乘龙快婿赵飞扬斗罗之英魂殿我在大唐捡空投在魔方世界中不断逃生双黑都叫我老婆[综咒术回战]关于寄宿在我体内的另一个虎杖悠仁这件事我竟是万人迷!神唐纪元相亲领证后,我成了首富夫人官海沉浮之美人泪王子枫袁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