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6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许萦红着脸,对他的问题答不出口,要偏身躲开,可双颊被徐砚程紧捏着,动弹不得,只能迎下酥酥麻麻的亲吻。

    他的鼻尖抵在她的脸颊上,炙热的呼吸喷洒出来,微微摩挲着,她忽然抬手,指腹从他的眉心滑到山根,惊叹他五官的优越。

    徐砚程松开她,双手撑在她两侧,她仰头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她衣角被撩开,温热又厚重的手掌顺着脊骨往上,他低身吻她耳垂:“怎么说?”

    许萦不言。

    徐砚程的手看着就感受到骨感明显,等真的触到时,他的指节光是抵在她背上,她的脑神经便开始兴奋。

    “这是心脏。”他低声说。

    慢慢地,手指从背后滑到前面肋骨,擦过那片软肉,摁下,心口仿佛中了一箭,心脏不断收缩,血液快速流过,砰砰地,侵占她的听觉。

    徐砚程加重指尖的力气:“四厘米。”

    距离体表四厘米,便是她的心脏。

    许萦觉着整个人要疯掉了,脑子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在叫嚣,整个状态让她陌生极了。

    她能看到胸前的那双手,至今不知道做过多少台手术,血腥的画面冲到脑海里。

    一双白皙的手染上血红,画面冲击感十足,病态一般地令人迷恋。

    她不知是唇齿间留有余味,还是脑神经的记忆,她觉得此刻的她像那半熟的葡萄,被碾碎,酸涩的果汁溢出,一下又一下,再把她封存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储存在暗处,然后发酵出酒的酣味,再被打开,尽数饮下。

    “徐砚程。”

    她干涩的喉咙发出微弱的声音,手穿过他的黑发,祈求他能停下。

    他像是温柔又宁静的淅淅雨夜,把她浸透。

    悄悄地落下,弥漫出极限推拉的性张力情调。

    脑子的空白近两分钟,漫长似一整个世纪。

    他问:“想好了?”

    许萦眼热:“你欺负人了。”

    徐砚程笑吟吟:“我怎么欺负小惊了?”

    她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

    她早被迫坦诚,而他还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心中更不平了。

    伸出的手还没拽到他的领口,被他抓住。

    “徐医生我错了。”许萦没干过这些,心慌得不知所措,便开口求饶。

    而他依旧是该干嘛干嘛,重复问了开始前的问题:“下一次,要怎么和别人介绍我?”

    许萦快哭了:“徐砚程。”

    徐砚程:“嗯?”

    许萦小吸一口气:“我丈夫,徐砚程。”

    徐砚程拇指在她脖子上的吻痕打圈:“乖。”

    因为在外婆家,出门也没准备小雨伞,没做到最后一步,但也格外的久。

    最后,许萦是真的哭了。

    徐砚程帮许萦扣衣服,她手捂着眼睛,躺在床上吸着鼻子,委屈极了,又不敢真的哭出声,怕住在隔壁屋子的外公外婆听到。

    徐砚程清理完,拉开她的手,看到一双红红的雾眸,鼻尖和脸蛋被涂上晕开的勃艮第红,深深淡淡,深淡交杂,血管蛰伏在白皙的肌理间。

    徐砚程揩过她卧蚕上的那颗浅淡的棕色泪痣,反复几次,低身虔诚地吻上,他是真的爱极了这颗泪痣,平日里衬得她恬静,情浓时分又给她的妩媚增添色气,造物主的偏爱,明目张胆。

    许萦开口哭腔浓重:“徐砚程,不要了。”

    她睁不开眼了。

    被他这么一弄,人的酒早醒了,仅有一点点微醺感。

    克制许久,徐砚程才才收回了手。

    “才过初一,来得及。”他躺下搂着她到怀里。

    许萦还没停下来,抽泣着一顿一顿问:“什,什么?”

    徐砚程抽过纸巾,温柔地替她擦拭,和方才要把她揉碎酿成果酒时的野蛮侵占全然不同。

    徐砚程:“你昨天还没和我拜年。”

    许萦傻乎乎问:“和,和你拜年,会给红包吗?”

    徐砚程没明说:“先拜。”

    许萦:“不要,你会骗人。”刚才他就说一次,后面又一次,她手腕酸得动弹不得。

    徐砚程从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红包,“可以没?”

    许萦犹豫了下说:“徐砚程,新年快乐。”

    “小惊同学,没人教你拜年怎么拜吗?”徐砚程放在她背后的手轻轻拍了拍。

    许萦重新说:“徐砚程祝你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怕他不满意,再添一个祝福语:“工作顺利。”

    徐砚程失笑,没感觉是真心祝福,倒是觉得是咬牙切齿说了这番话。

    他把红包放到她手里,“收下祝福了。”

    许萦忍着手酸,当场拆了红包,摸到厚厚的钞票,心底一惊:“好多!”

    徐砚程:“明天你再数。”

    这个厚度,许萦估算一下,大概有几千块。

    也太多了……

    “我重新给你送祝福吧。”许萦觉得做人还是要有诚意。

    徐砚程枕着手,看向她。

    许萦从他怀里爬起来,捧着红包认真说:“祝砚程哥新年快乐,心想事成,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为表诚意,再送一个祝福词。

    手腕被他一拽,她趴到他胸膛前。

    徐砚程:“刚叫我什么?”

    许萦似乎没有危机意识:“砚程哥?”

    徐砚程撩唇笑笑:“以后就这样叫。”

    许萦倒是觉得叫徐医生徐砚程都好过砚程哥,毕竟叫哥……也太亲昵了。

    但是她手里还捧着他给的大红包。

    就当是改口费吧。

    “砚程哥,我可以睡了吗?”许萦是真的困了。

    徐砚程把她塞到被子里,从她手里拿过红包放到床头柜,暗下灯:“睡吧。”

    许萦在他怀里躺好,几分钟后她睁开眼:“砚程哥,那以后我还可以叫你徐砚程或者徐医生吗?”

    逗笑徐砚程:“叫什么都可以。”

    许萦:“好的,徐砚程。”

    他哑然失笑,果然,她还是喜欢直呼名字。

    -

    许萦早上九点醒来,徐砚程已经不在房间了,想起来是在他外婆家,她从床上爬起来,去行李箱翻找衣服,手上的酸感比昨晚强,惹得她洗漱完,整张脸还是红扑扑的。

    昨晚的经历,她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才懂,原来……那档事还能这样那样做。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
随便看看: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六零小甜媳风吹残月听笛声婚妻已到:老公请下岗非正常频率欢田喜地时光已待旧人逢鲜辣萌妻太撩人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李晟常慧豪门霸婿和你诉说爱情唐思雨绝命之刃魏雨萌湛莫寒疯狂的姐弟恋[综武侠]在武侠世界捉鬼黑莲花助我虐渣(穿书)她的小心尖 [七零]当渣爹觉醒后,我被宠上天大宁镇魔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