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395章 以为你舍不得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子鸢,你来了。”

    被唤母亲的人正是孟月蝉,她一身黑色的旗袍,美丽的面庞,清冷的神色,褪去了往日的哀愁和温婉,倒是显出几分犀利。

    而她身旁,是一个同样冷峻的男人,男人的眼角已经有着些许皱纹,但他的五官英俊,即使步入中年,依旧迷人万分。

    男人搂着孟月蝉,看向白子鸢,那目光里没有太多父子间的柔和,倒是有着几分苛责,“听幽雷说,你之前不但帮着墨天绝,还阻止幽雷杀墨天绝?”

    白子鸢面上的冰冷变为肆笑,“父亲怎么会这么问,墨天绝死与活与我何干,只不过,我以为是母亲心底舍不得,才阻止了幽雷杀墨天绝,毕竟,墨天绝姓墨,不是么。”

    一句话,说得孟月蝉眉心一蹙。

    男人更是面色一沉,搂在孟月蝉腰间的五指骤然用力,下一秒,近乎粗暴地吻上孟月蝉的唇。

    孟月蝉吃痛,却不反抗,只是美目盈转,有些愠怒地瞪向白子鸢。

    白子鸢轻笑,那嘴角妖冶而讽刺,冷睨一眼,转身离开。

    再走几步,迎面遇上幽雷。

    幽雷高大的身躯相比一月前又壮硕了几分,那偾张的肌肉即使隔着衣服仿佛都能撑破。

    白子鸢眉心轻拧。

    幽雷冷笑,“怎么样白子鸢,是不是看着我就怕了?识相的就求饶,否则,看我怎么弄死你。”

    白子鸢勾唇,回以一声冷笑,“幽雷,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头打了激素的熊,千万别在擂台上自己摔倒,我扶不动你。”

    “你!你敢骂我熊?!”

    “或者我该夸你是进化的熊。”

    “白子鸢!”

    “省着你的力气在擂台吧。”

    白子鸢越过幽雷,就像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幽雷愠怒,他实在搞不懂白子鸢为什么能这么镇定,他明明应该怕的,前几次私下的交手,白子鸢不是没有尝到他的厉害,可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神,总是像自己才是王者,而他不过是个蝼蚁,根本不屑一顾。

    难道白子鸢有什么杀手锏?

    不、不可能,他有自信白子鸢根本打不过他。

    可白子鸢为什么依旧这么傲?

    纯粹的装腔作势?

    还是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利器?

    幽雷心里头捣鼓,这时,有黑衣人走近,递出一个面霜的罐子,道,“雷少,我们把裴小樱留在酒店的药丸取回来了。”

    幽雷不在意地接过,问,“墨天绝已经离开镁国了?”

    黑衣人点头,“刚查了机场监控,墨天绝带着肖逸南上了私人飞机,已经离开了。”

    “等我和白子鸢的较量结束,再送点药去给裴小樱。”

    “知道了,雷少。”

    黑衣人欲转身,幽雷想起什么,问,“对了,那云薇薇呢,最近在哪。”

    黑衣人一愣,说,“这个我们没有留意。”

    “去查查,然后把她抓过来。”

    “现在吗?”黑衣人有些讶,“不是说等白子鸢死了再抓么。”

    “我要你去抓就抓,问这么多做什么?!”幽雷怒声,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怕输给白子鸢,所以想把云薇薇抓过来以防万一。

    “哦哦,属下马上去抓。”黑衣人战战兢兢地走了。

    ……

    另一头。

    纪茶芝对着垃圾桶干呕了半天却又吐不出来,那脸色煞白,吓得李朗一把抱起她说,“茶茶,你这样不行,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纪茶芝有气无力地摁住李朗的手,道,“朗哥,我这是孕吐,每个孕妇都会经历的。”

    他当然知道孕吐,他曾经也看到过自己的经纪人孕吐,可那一天就那么一两次,哪像纪茶芝,一天都差不多十来次了,这不是要折腾死人么。

    “茶茶,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李朗不放心,“要是有什么肠胃炎怎么办。”

    “朗哥不会的,我就是孕吐比较严重,这个是体质问题。”

    纪茶芝虚弱地坐在沙发上,她其实很厌恶自己的孕吐,因为每吐一次都似在提醒她,她怀了一个不该怀的孩子。

    可李朗毫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她难不难受,她吐,他跟着心揪,她也因此愈发自责和歉疚。

    “朗哥,我真的不要紧的,你还是去忙吧,你今天不是应该还有行程吗?我听到你的经纪人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

    “那个行程并不重要……”

    李朗话音刚落,手机响起,又是经纪人打来。

    他无奈地接。

    经纪人更无奈地道,“Leo,我知道你想陪着纪小姐,可下午的行程真的很重要,这位萨姆先生是你最大品牌代言的老总,他现在生病住院,你又敲好在镁国,如果不去探望,真的说不过去,你难道不想拿下明年的代言么?一千万的代言费,你马上要结婚了,难道不想多存点钱给老婆花吗?”

    李朗其实并不喜欢这种虚假的应酬,尤其他知道,那老总之所以住院,还是因为和情妇玩车震被狗仔拍到,然后开车躲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肩膀轻微骨折,根本不严重。

    但经纪人的最后一句话又起了作用。

    一千万的代言费,是他开好几场演奏会的总和。

    如果他想在茶茶的孕后期及月子期都陪着她,那接一个代言的时间,肯定比开演奏会来的省时省力。

    经纪人知道李朗被说动了,赶紧道,“Leo,那你快点啊,我马上到酒店楼下等你。”

    李朗收起手机,有些歉然地看向纪茶芝。

    纪茶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朗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真的只是孕吐,你快点出去啦……还有,你不知道女孩子都爱漂亮,我吐得那么丑,你还一直盯着我看,我很别扭的好不好。”

    李朗假装严肃地揉着纪茶芝的头,“不准说自己丑,我的茶茶什么时候都漂亮,那我出去一趟,最多三小时,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

    “我想吃酸辣粉,多放辣!”

    “孕妇不能吃辣。”

    “啊,那就一点点嘛,朗哥求你了,我真的特别特别想吃辣,你给我买的山楂片我其实都不想吃,我就想吃辣,我甚至觉得我突然开始孕吐,就是因为你知道我怀孕,然后不准我吃辣,我的胃才开始抗议孕吐了。”

    李朗被纪茶芝的歪理弄得哭笑不得,他知道纪茶芝无辣不欢,可他看过育儿书,上面说孕妇吃辣对胎儿不好,所以他就禁止纪茶芝吃了。

    可看着纪茶芝那眼巴巴的小眼神,他又心软了。

    “一星期只能吃一次,而且只能微辣。”

    “欧耶,朗哥我好爱你~”

    纪茶芝撒娇地往李朗嘴唇上重重地吧唧了一口。

    李朗扣住她的后脑勺又吻了许久,直到经纪人到了楼下电话催,才起身离开。

    须臾。

    李朗和经纪人来到了一处私人医院,医院并不大,但很豪华,因为这里对患者的隐私保护得很好,所以,很多富人都喜欢来这里住院。

    李朗捧着花束,去到病房见了萨姆先生,一番有礼的寒暄之后,李朗告辞。

    只是,在走进电梯的时候,李朗竟然看到,在电梯的最角落,竟然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女子穿着病号服,戴着大口罩,坐在轮椅上,她的双目紧阖,像是生了什么病晕厥,而那张只露出眼睛的脸上,依稀自眼角和额头看到片片白斑!

    不正是云薇薇?!

    李朗大惊。

    他知道云薇薇转了院,这些天云薇薇也有和纪茶芝通话,可电话里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坐着轮椅?

    最重要的是,推着云薇薇轮椅的那个男人,虽然穿着白大褂,可从大口罩下露出的那双眼睛,却是带着煞气的。

    这怎么可能是一双医生的眼睛?

    李朗心头一紧,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云薇薇被下药弄晕了!有人要带走她!

    而黑衣人!

    李朗能想到的,只有这三个字,那些他从未见过,但一直听她们提的黑衣人!

    叮咚!

    电梯门开。

    李朗看着那黑衣人将云薇薇推出去,然后坐上了医院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李朗立即奔到马路边开始招出租车,恰好有车经过,他立即坐进去。

    经纪人在后方喊,“Leo,你等等我啊……”

    “赵姐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李朗说完关上车门,然后让司机紧追黑衣人的车。

    他本想给纪茶芝打电话,但生怕纪茶芝担心也跑出来,立即停住,他开始给墨天绝打电话,可是关机!

    他又给肖逸南打,依旧关机!

    怎么会这样。

    李朗急乱不已,而这时,黑衣人的车竟然没开多久就停在了一座酒吧俱乐部前。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
随便看看: 倾城幻音师:逆天二小姐蜜宠甜园:威武相公请深爱宠妻100分:军少,别乱撩娱乐圈的奇葩夫妻战苍忘仙录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只允许你撒娇我是大反派都市至尊狂婿苏洛林妙颜星尘剑仙我用挂机游戏修仙求求你们别再喊我高人了都市无敌战神我是剑魔,被师姐召唤了我与将军相见欢稳健起来我连自己都不信魅力值点满后如意神帝超兽武装:我,开局成为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