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章 夫妻之实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韩诗雅,谁让你进来的!”

    墙上的更衣室的门被猛地拉开,男人黑瞳凌厉,英俊的面庞隐隐带着怒意,衬衫因为尚来不及扣全而露出一大片起伏的胸/肌,看着性感极了。

    韩诗雅闻声扭头,一把推开云薇薇,近乎痴迷地奔过去,抱住他,不甘地问,“绝,这个女人是谁,是不是她勾.引你。”

    墨天绝嫌恶地推开她,“别碰我!出去!”

    韩诗雅向后踉跄了几步,咬着唇,娇嗔地道,“绝,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么?”

    “谁跟你是夫妻,滚!”

    “可我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了啊。”韩诗雅仿佛听不出他语气里的冷意,还笑嘻嘻地说,“绝,爷爷说了,让我们下个月结婚,我马上就是你的新娘了。”

    “你觉得我会娶一个给我下药的女人?”墨天绝眼底鄙夷,“韩诗雅,别拿爷爷压我,我不可能娶你。”

    “所以,你眼里现在是没我这个老头子了?”墨老爷子拄着柺杖走入,年迈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怒自威,“绝,小雅有什么不好,她和你郎才女貌身家般配,既然你们已经发生了关系,那就尽早结婚吧。”

    “要娶你自己娶。”

    “你!”墨老爷子被气得脸色铁青,“孽子,有你这么和爷爷说话的吗!”

    “就是呀绝,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韩诗雅期期艾艾,边晃着墨老爷子的手,边指着床头,说,“爷爷,您看,有只狐狸精爬在绝的床上,绝肯定是被蛊惑的,您快把那只狐狸精赶走。”

    矛头,猝然指向床上闷着被子的云薇薇。

    墨老爷子闻言眉头一蹙,不悦地看向床上的隆起,问,“那被子里是谁。”

    墨天绝淡淡瞥眼,“一个女人。”

    “我问你这个女人是谁,你和她什么关系!”墨老爷子忍不住又敲了敲龙头拐。

    “重要么。”墨天绝面无表情,转身就走,根本不打算再解释什么。

    墨老爷子气极,却也拿这个孙子没办法。

    韩诗雅不依,“爷爷,您就这么算了吗,那只狐狸精在勾.引绝。”

    墨老爷子轻叹一声,说,“小雅,绝的性子不喜人要挟,你越是逼他,他越是反抗,你之前给他下药,爷爷明白你是被逼急了,但你这么做,其实只会触了他的逆鳞。”

    “爷爷……”韩诗雅瘪呜着唇,红了眼眶,“那您是怪我了,连您都不喜欢我了。”

    “唉,爷爷几乎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打小就爱追着绝跑,你若是能嫁给绝,爷爷怎会不喜欢,但这事你也别急,爷爷再找个时间劝劝绝就是了。”

    “嗯,谢谢爷爷。”

    韩诗雅巧笑一声,却是在扭头之时,盯着床上的隆起,露出了一丝嫉恨又不甘的光。

    脚步声终于都离开。

    待房间静默了许久,云薇薇才从漆黑的被褥里钻出了头。

    她想起来了,她昨晚被送去了魅色,因为太过绝望而撞墙,可她醒来,怎么又回了这墨少的别墅?

    摸了摸发疼的额角,云薇薇没有余力去想太多,她只知道她要尽快离开这里,这个墨少根本不是什么善类,昨晚是她太冲动寻死,如今还活着,她才发现自己太蠢,死能解决什么,她还有必须要照顾的母亲,她怎么能死。

    左侧墙头就是衣帽间,云薇薇裹着被子走进去,匆匆地套了件男士的衬衫,再裹了件足到小腿的大衣,快速下楼。

    别墅有两侧楼梯,右侧的楼梯连接后山、马场,云薇薇就从那里开溜,顺便把自己落在温泉池的包包也拿了走。

    回到家,已经是两小时后,身体就像被抽干的枯井,她现在只想睡觉。

    只是,刚走过客厅,手腕就被拽住。

    “被男人玩得爽么。”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
随便看看: 末日之划水大师总裁撩妻:宝贝娶一送一不负相思意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看星光在暖,你跟我缱绻我有一刀问天下许你一世星辰替身爱人微微一笑很非酋大夏剑歌我穿越成了武侠世界里的二皇子妙手神医风真人我与诸天为敌国风艺术家权御群雄帝王婿道归之程寒门重生女透视毒医大盛通天录